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数码 > 正文内容

欲海难填情人成贪官腐败动力 疯狂吞噬巨额财富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1-26 点击数:

  原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违反党纪、政纪。图为2005年5月15日拍摄的刘志华接受记者采访的资料图片。 中新社发 廖文静 摄

  从表面上看,是贪官在掠夺财富,可他们掠夺来的财富,有很多却源源不断流进情人的腰包。情深似海,欲海难填。在这场掠夺财富大战中,贪官的情人们个个都能征善战。

  2006年11月3日上午9点,中国建设银行原董事长张恩照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刑事审判庭上,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张恩照的辩护律师高子程说过的一句话,跟判案本身一起被媒体广泛转载。高表示,他曾给30多位高官做过辩护律师,张恩照是惟一一位没有婚外私情的贪官。

  作为贪官污吏中相对比较“正统”的一位“雅贪”,张恩照也因此得到了几分额外的惋惜和同情。曾几何时,“贪而不淫”也成为新闻了?

  从、成克杰、胡长清、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天津市检察院检察长李宝金,到雷渊利、刘俊卿……一个个好色贪官在“金弹”加“肉弹”的一阵狂轰滥炸之下,“色”令智昏,沉湎于声色犬马而前“腐”后继,色情成为腐败的催化剂。贪官必有情妇,这几乎成了铁律。同时,伴随着汹涌的养情妇浪潮而来的,则是官场情妇阶层的逐渐成形、壮大,以及伴随这一阶层与生俱来的对社会财富疯狂的渴望和吞噬。

  找情人已成为贪官的时尚。据有关统计表明,被查处的贪官中95%都有“情妇”。在1999年广州、深圳、珠海公布的102宗官员贪污受贿案件中,100%包养了“二奶”。

  而这些情人呢,通过其美貌的外表、万种的风情和深沉的心机,与官员们勾结在一起,成为了贪官大肆贪腐的导火索、加速器、催化剂、中转站、安全通道,甚至洗钱机器。贪官和情人表面上是通过“情”字联系在一起,实际上是权色交易和金钱关系。从已经披露的众多贪官案件卷宗中,我们看到,贪官一旦倒台,伴随的就是情妇们的翻脸不认人和落井下石。不少贪官还是因为情妇闹事、告发而被拉下马,于是民间又有“反贪靠情妇”的笑谈流传,被戏称是“中国特色”。

  河北巨贪李真在说到“情人”问题时说:“现在的贪官们,不仅给阿娇们置别墅,还要给她们买名车,让她们抛头露面,给她们牵线搭桥,让她们打着自己的牌子经商挣钱,代自己受贿。甚至还有给她们弄个一官半职的呢。”说到底,就是贪官好色,情人搂钱,百姓买单。

  这些情妇们又是通过哪些手段来坐享贪官们的金钱,掠夺社会财富,成就她们的物质梦想的呢?从美色与贪官的关系和相互作用来看,大体有以下几种类型。

  这种关系又称“床上培养干部”。情妇和贪官看起来柔情蜜意,实质上是一种冷冰冰的交换关系:一是贪官用权力换取美色;二是用色相交换贪官手中的权,再用权去敛财。美色可以变成权力,权力再可以化作金钱。

  此类型的典型是一个名叫尚军、仅有初中文化的女工人,当年安徽省公安系统的“一朵花”。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完成了从副科级到副厅级干部的升迁,因此外界给予其“直升机厅长”的绰号。

  1990年的一天,时任阜阳地委书记的王昭耀到县法院检查工作,从汇报工作到吃饭的酒桌上,尚军都使出了浑身解数,很快就吸引了王昭耀。不久,尚军就坐上了太和县人民法院院长的宝座。后来,在王昭耀当上安徽省副省长刚刚4个月的时候,尚军火速升任阜阳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

  王昭耀高升之后,王怀忠成了新任地委书记。尚军又千方百计接触王怀忠,很快,尚军就成了王怀忠在阜阳国际大酒店总统套房住处的常客。在“二王”的关照下,尚军相继担任阜阳市副市长,阜阳市政法委书记,阜阳市委副书记,省卫生厅副厅长等职。如果不是王昭耀、王怀忠的先后落马,谁也猜不出这个“直升机厅长”还要高升多久。权力来得如此容易,她又如何会珍惜手中的权力,为民谋利呢?

  湖北省荆门市原市委书记焦俊贤,同样通过“床上培养”,把一个小学文化、“三假”身份的发廊“三陪女”陈丽培养到了该市开发区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三个局的副局长的位置上。足见该市委书记“床上培养干部”的卓越才干。

  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首推大贪官成克杰及其情妇李平。成克杰绝大多数的收受贿赂之举是与李平联手合作实现的,两人可谓配合默契,成克杰甚至说出了“恩重如山,情妇李平情深似海”这样令人齿冷的话。李平出面“揽活”、搞钱,成克杰背后用手中权力给出钱的人办事。

  由于情妇与贪官的特殊关系,情人往往就成为能够掌握和沟通贪官周边经常在利益场上混的人,可以更好地为贪官谋取生财之道。一些腐败高官开始搞钱时,常常由情妇牵线。在贪官们贪污受贿的过程中,有时情妇还起到中介作用。因此,将情妇当作“交通站”和“中转库”,是有些贪官惯用的敛财手段。情妇作为贪官的“贿托”,便成为一些贪官敛财的路径。

  在浙江义乌,当地的私企老板对为他们牵线搭桥的“义乌表姐”赵丽娟非常尊敬。赵丽娟既是原义乌市公安局长柳至多的情妇,又是柳至多受贿案中的“贿托”。这位擅长交际、公安局不上编制的“大姐大”,穿梭于行贿人与受贿人之间,为其牵线搭桥、介绍贿赂,为柳至多介绍来不少“生意”。

  情妇大多是依附在贪官们身上的寄生虫,而贪官们在喂养这些寄生虫的同时,又千方百计利用这些寄生虫去蚕食国家财富。情妇们“贿托功用”的发挥,更证明了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