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家居 > 正文内容

蟋蟀价格越来越高 上海人乘“蟋蟀专列”收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2-06-28 点击数:

  ·天津全力做好应对强降雨各项准备 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发出紧急通知要求 各级防汛责任人下沉一线靠前指挥

  T178次列车由杭州开往济南,夕发朝至。每年立秋过后、白露之前,许多上海人会带着钞票,跳上这趟特快列车,赶到山东南部地区收购蟋蟀。

  清晨6时多,列车进入兖州境内。铁轨两边一望无际的玉米地,薄雾缭绕,这里就是“蟋蟀专列”的目的地。

  虫友老顾感叹:“一到这儿就起雾了,不愧是块风水宝地,露水越重,蟋蟀越好。”

  为了参加9月9日开幕的第一届上海蟋蟀竞技联赛,拿到好名次,立秋刚过,老顾和虫友就赶往山东,想“物色”几条好虫。

  兖州站并不是收虫人的终点,在鲁西南,最有名的“蟋蟀基地”是宁阳县。从兖州站出来后,收虫人要换乘汽车,车行半个小时后,到达这座县城。

  小城只有66辆富康出租车,3元起步价便能开出城外。像样的宾馆只有一家,是县政府的招待所,其他都是小旅社。立秋过后,无一例外,全部生意红火。每到这个时候,城里随处可见“京、津、沪、冀、浙、苏”等牌照的轿车、越野车。

  收虫大军兵分三路,第一路在县城里安营扎寨,不过,县城里并不产虫,于是,第二路就下乡镇,住在镇上家庭旅店里的通铺,10元钱一个床位,争取赶个早市,而第三路是最“虔诚”的,他们直接住在村民家中。

  小孔是孔子第76代孙,“令”字辈,家住乡饮镇梁庄村。他说,为了迎接老顾等几位相识多年的“上海朋友”,一家人7月就开始忙活起来,将屋子整修一新,换上了新的被单被褥,还装上了农村少有的空调。老顾一行刚下火车,小孔就开着一辆二手桑塔纳来接站。对于绝大多数村民来说,虫季的收入,占了全年收入的一半以上,招待好“财神爷”,比什么都重要。

  对城里的收虫者来说,村里的生活实在太艰苦。走到村口,就闻到扑鼻而来的腥臭,因为这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羊、养猪,而到了晚上,没人敢去屋后的茅坑。两天过去,衣服上就产生了一种“异味”。